当前位置:首页 > 综合 > 用形式应付官僚,再用官僚整治形式?

用形式应付官僚,再用官僚整治形式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官僚不除,用形用官形式不止

当年我所在的式应式集团,刚刚搞“接待禁酒”时,付官所有的僚再僚整基层公司都是纠结的

你要是真禁绝,来了工作组表达出想喝酒的治形意思,你拿不出来,用形用官那不是式应式得罪人吗?

你说这是违反规定?县官不如现管,你给人家按规定来,付官人家也给你按规定来,僚再僚整看谁吃不消!治形

但你要把酒拿出来,用形用官如果刚好工作组比较讲原则,式应式给你扣个“顶风作案”的付官大帽子,那更是僚再僚整受不起

准备酒也不是,不准备也不是治形,怎么办?

有人还是想出来了一个”绝妙“的主意:

在包厢里准备好酒,用红布盖上

待“客人”来了,各种言语试探,像调情般

如果客人压根没喝酒的意思,那就吃菜作罢,顺便再夸几句“禁酒好”

如果客人口风稍松,那就趁热打铁,提议喝两杯,哪怕自己不想喝

对方默许,那就红盖布一扯,露出美酒,既自然也不尴尬

你说基层不老实?关键,基层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老实啊

毕竟“如果仅仅执行规定就万事大吉了,还要你这个基层主管干什么?

所以,要想禁酒,你再去基层各种掘地三尺突击检查,哪怕翻汽车后备箱,又能多大程度“治本”呢?

内嵌官僚的人情模式不变,所有的禁令也都会让成为基层的坑,逼他们不得不祭出“形式主义”来招架

官僚不除,形式不止











(责任编辑:休闲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
随机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