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娱乐 > 我刚大学毕业,父亲就让村里的寡妇嫁给我,最后才知道父亲的目的

我刚大学毕业,父亲就让村里的寡妇嫁给我,最后才知道父亲的目的

头条客户端更新广告解锁,刚大给最五秒广告之后

点击右上角可关闭,学毕随即阅读文章全文

注:本文为虚构小说,业父人名地名均为杜撰

我叫张小小,亲让今年25岁,村里是寡的目一个刚毕业不久的硕士生。我的妇嫁父亲老家是山东临沂的一个小村子,一家人就我一个独子,知道父母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,刚大给最仅仅是学毕为了让我有一个好的出路。

从小就被父母严格要求,业父不允许有半点儿马虎,亲让他们望子成龙的村里心思谁都看得出来。到了上学的寡的目年纪。

我的妇嫁父亲确是个尖子生,可谓是学习样样精通,连小时候的几个小伙伴都对我另眼相看。后来大学前我报考了临沂重点中学,在那里更是让我的学习雄心再次熊熊燃起。



高考那年,我超常发挥,以优异的成绩被山东省最好的大学录取了。父母为我铺就了一条宽广的通往成功的大道,我也从那时起,就把“要出人头地”这个目标钉钉子在心里。

到了大学,我可以说是个学习尖子,不仅课业优异,而且还担任过学生会主席一职。

刚毕业那会儿,我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,投出了无数份简历,最终被一家知名央企终于相中了。我如愿以偿进入理想的工作岗位,天天在写字楼里搞文员。

就这样,我在城里租了房子,过上了说走就走的自由生活,也算是小有收入,可以勉强应付房租和伙食费了。



每次和父母视频的时候,他们总是关切我的生活近况,嘱咐我要节俭度日,希望我将来多挣钱好好成家。

就在我被这份工作热火朝天的时候,父亲却提出了一个令我无法接受的建议——他竟然想撮合我和我们村里的一个寡妇结婚!

我当时就被呛着了,脑门上像是挨了一闷棍,哪儿还有那种愿意回村娶寡妇的传统观念?

更何况那寡妇比我足足大了十几岁,家境贫困,我要是娶了她,那不就等同于自己也要永远呆在穷村里过那种日子了吗?



可父亲却是舍不得这事的,他认为那寡妇人老实巴交、勤俭持家,是个宝贝儿媳妇,将来能给我的生活拖后腿。

每次视频,他都会矢口否定我的想法,逼着我要娶那个寡妇,我当然理直气壮地拒绝了。

从那之后,我就打定主意不再理会父亲的那些主意。毕竟我可是读了那么多年书的人,怎么可能还留有封建糟粕思想,去迷信什么“媳妇命硬”那一套呢?

更何况我才25岁,正是事业起步的黄金期,哪有闲工夫操这种老古板的心思。



我开始专心投入工作,把全部心血都放在如何把本职工作做好上面。每天都加班加点,只为在单位里留个好印象,期望早日得到重用。

果然,通过一番拼搏,我很快就展现出了优秀的工作能力,获得了上级的赏识。

大概半年后,我就获得了第一次加薪晋级的机会。虽然薪水只是微微上涨了一些,但对于我这个才入行的新人来说,已经是莫大的肯定。我高兴坏了,立马就给家里打了一笔钱。

没想到,当我高高兴兴分享这个好消息时,父亲却并没有像我期待的那样,由衷地为我骄傲。



他固执地再次提起了那个寡妇,说如果我娶了她,将来她定能帮我分担家务,让我无后顾之忧地工作。

我当时就被气得不轻,脑门子都在突突直跳。在父亲眼中,我这番努力工作换来的晋升仿佛是无关紧要的小事。

他只盼着我尽快结婚,而且非得是那个寡妇不可,完全没有尊重我的意愿。

于是我们之间就产生了裂痕,经常为这件事大吵大闹。父亲逼婚的执念我完全无法理解,我也对他逼迫我娶一个比我大十多岁的寡妇的荒诞想法深恶痛绝。



有一阵子,我们父子几乎断了来往。我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,终日忙到晚上11点多才回到出租屋。有时候也会和单位的小伙伴们喝个小酒,放松放松心情。

大概一年后,我终于按部就班地将工作做得有声有色,获得了一次大幅加薪的机会。这下我的薪资可以和之前比起来,说是翻了一番都不为过了。

本来我应该高兴才对,可是一想到父亲那为婚姻操碎了心的样子,我就浑身不自在。是啊,我已经25岁了,依旧孑孓一人,而许多同龄人都已经成家立业。

敢情我只顾着赶场子,倒是把人生的另一件大事给遗漏了。



就在我反思人生的时候,父亲却又将那个寡妇的事重新提起。他写了一封长长的信,从头到尾都在说服我,让我娶那个寡妇,说她是天生的好媳妇、贤妻良母,将来定会给我的生活增光添彩...

看着看着,我的心开始开始动摇了。也许父亲是有他的见地的呢?毕竟到了这个年纪,确实也该考虑结婚的事了。

再说了,父母为我付出那么多,我也应该体谅他们的心意,尽孝道才是。

就这样,我暗自下定决心,干脆就这么一次听从父亲的话,试试看吧。反正结了婚也不会怎样,如果真的把老婆娶错了,咱也好离散散就是了。想通这层,我主动打电话给父亲,表达了娶亲的心意。



从打那通电话给父亲说愿意娶亲开始,我的日子就被完全打乱了。父亲高兴得就跟疯狗一样,立马就准备起了彩礼嫁妆的一应事宜。我这边也得操办一番婚事,每天忙到脚不沾地。

单位的同事们得知我要结婚的消息,都纷纷前来祝贺,说我这小伙子终于要好好成家了。他们七嘴八舌地打听我的新娘是哪家哪户的。

我想起父亲说的那个寡妇,就支支吾吾噎了一大阵子,半天也没吐露出个所以然来。

更为难的是请假的手续,我这可是刚在单位立足没多久,已经请了十几天的长假,实在很为难上级同意。



领导狐疑地看着我,我只好如实说了娶亲的原因。没想到他们更加疑惑了,纷纷探问为什么我要娶这么个“年高力衰”的寡妇。

我当时被问得一点底儿都没有,满脑子只有“孝顺”两个字,也就含糊带过。等到休假的那天,我怀着万分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回家的列车。

到了家,父亲带着一众亲朋好友已经等在家中,准备给我办一个盛大的新郎官酒宴。看到他们张罗得有说有笑的样子,我的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,恐怕只有将来吧。



第二天一早,就是行酒节了。作为新郎,我被人簇拥着穿上了一身崭新的红色长袍。父亲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
对着我唠里唠叨道:“儿啊,你这可是从了我的一片孝心哈!将来她就是你的妻子了,你可得好好待她哦!”

我点点头,强打起精神来应和着。等到出门的时候,看到了满街的亲朋祝贺,我才意识到这事已经彻底铁板钉钉了。



走过村口的时候,我看到了我未来的妻子。只见她站在路中间往回瑟缩着,身上穿的是一袭朴素的蓝色旧衣裳,黄璧微驼,面无半点血色。

我咽了口唾沫,暗自嘀咕这哪儿是父母给我挑的“良媳妇”啊,分明就是个活脱脱的老太婆嘛。

就这样,在一片哐铃乓响的锣鼓喧天声中,我们终于敷完了彩礼箱筐,那寡妇也就正式成了我的妻子。仪式过后,我有些恍惚,一切好像在梦游一般虚幻无比。



新郎官酒过后,我就搬去和妻子她们家住在了一起。我们新房只有十几平方,布置也很简陋,一应生活用品看着都很陈旧。我长吁一口气,默默开始适应这种全新的生活。

日子刚开始的时候,我和妻子相见总会格外不自在。毕竟我们根本是被父母硬凑在一起的,从未有过任何感情基础。

每每看向她那垂头丧气的模样,我的内心就会泛起一股莫名的酸楚。

不过,她的确是个勤快能干的妻子。每天都起的很早,先是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一遍,然后做饭喂猪,一时疏忽不得。



虽然她年龄不小了,但仍然精神矍铄,从不抱怨。看着看着,我就慢慢被她的勤恳给打动了。

而且,比起独自一人在外租房的日子,我至少不再是一个人在家了。每天傍晚下班回到家,她都会准时在灶台前忙前忙后,做好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我回来。

老实说,像这种家的温暖,我在外住了那么多年,还真有点儿渴望了。

就这样,我渐渐习惯了和妻子生活在一起。有时候睡醒看到她已经出门劳作了,我就会自觉地帮忙做点家务。偶尔妻子会对我嗔怪一番说不用操劳,但我却乐在其中。



一转眼,就到了秋季。记得那天我下班回到家,妻子神色有些雀跃,对我说:小小,你看外头多漂亮啊,秋高气爽的,真是合适去干活了。

我愣了一下,这还是这妻子第一次亲热地称呼我。我借着昏黄的灯光打量着她,发现她笑起来的时候,其实也是有几分好看的。

就在那一刻,我仿佛对这个农村媳妇有了一些全新的认识。是啊,她其实挺不错的,除了年龄偏大以外,其他方面都是个合格的妻子……



从那天开始,我对妻子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受。她不仅勤恳朴素,而且还很有生活情趣。每天清晨都会兴高采烈地出门劳作,晚上回来也总是脸带喜色。有时候会拉着我,一起在家小小地享受生活。

曾有一回,她做了一大锅红烧肉,香气扑鼻。我刚一踏进家门,就被这诱人的味道给勾着了。

她笑嘻嘻地让我快尝尝,我就几口把一大盘都吃光了。吃完之后,她开心得眉飞色舞的,叽叽喳喳地夸我胃口好。

就这样,我们俩貌合情渐,生活倒也其乐融融的。有时我在家上班的时候,老是会走神看着她洗衣做饭的侧影出神。



她的身姿虽然微微有些驼,动作也没有年轻姑娘家那样灵活,但我就是忍不住盯着看,看着看着就开始痴了。

渐渐地,我开始体会到了妻子的好了。她是个安安分分的女人,对我百依百顺,从不任性妄为。

我们之间已经难以割舍,我是离不开她的支持与关爱,而她也已经将生命全部融入到了我的生活轨迹当中……



本故事纯属虚构故事,故事中的人名、事件均为虚构,地名使用目的仅为情节描述所需,方便阅读理解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(责任编辑:时尚)

推荐文章
热点阅读
随机内容